郁若萧墙(突然想和b站统一名称了)

非常低产的透明

谢谢。

不定期清关注,抱歉

我会在,放心.
我做好准备了.
乌托邦)

这是个惊吓…
谢谢。

吓到我了…

刚发了就有好几个喜欢和推荐!!

(旋转升天)

[曦澄]寒室的早上

◼短篇速打小甜饼。

◼ooc.

很久没写文了,昨晚在学校写这篇的手稿时心里一直有着不经意,突如其来的喜悦和满足。

原来我不是不喜欢他们了,只是对他们的喜欢都藏在了平常里,把他们放进了自己的生活。

很满足了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    江澄与蓝曦臣结为道侣后,两人便会在处理完宗族事务后,去莲花坞或者云深不知处小住几天,和自己道侣腻在一起。

    江澄是昨天半夜赶来云深不知处的,匆匆忙忙进了寒室,钻进蓝曦臣的怀里,调了下姿势,搂着自家道侣睡着了。

    第二天清晨,蓝曦臣准时在卯时醒了过来。发现自己怀里有一个大宝贝睡得正香,才知道昨晚似乎看到的那一抹紫色不是梦,也不是幻觉。

    感觉着自己怀里的人儿平稳的的呼吸洒在脖颈上,他低头看看江澄抓住自己衣领的手,轻轻的笑了下,然后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的衣领从江澄的手里拿出来,又把另一只手从自己身上了下去,这才起身下了床,给江澄掖了掖被角。

    江澄醒时已经辰时过半了。蓝曦臣见江澄醒了,从书桌旁起身,走到床边坐下,看着自己道侣坐起身后就不动了,一双杏眸还是迷迷瞪瞪的,十分可爱。

    “晚吟,要起吗?”蓝曦臣见江澄的眼下有着很淡的乌青,很是心疼。

    “要。”江澄慢慢清醒过来,面上又成了那个阴冷狠毒的三毒圣手,不过说话的声音却是有些软。

    蓝曦臣吻了下他的额头,凑在江澄耳边低声说:“我从山下买了点杏子糕,要不要吃?”

    细细的呼吸喷在耳边,让江澄一个激灵:“你干什么呢!”

    江澄连忙下了床,边穿衣服边说,
“怎么,你还想送点心给别人?”

    言下之意,自然是要吃了。

    口是心非的晚吟啊,真可爱。

    “那,走吧。”待江澄穿戴好后,蓝曦臣笑着伸手道。

简。

锁了。

写不下去,怎样写都感觉要么ooc要么太生硬。

抱歉。

会换成别的的,大概就是

甜刀甜。

抱歉


昵称

头像不变。
名字不改了,因为不想改b站的名字(摊手)
也没什么特殊意义,中二的时候起的😂

其实1.0圈名叫郁若的哈哈哈哈哈

时间真美好世界真美好绘画真美好手账真美好码字真美好…

我为什么要想不开去查成绩(摊)

地理还好,别的没出来,所以…更紧张了T﹏T

[曦澄]简(3)

郁若.

💜ooc.

💜澄闭关出来了。

💜埋了一个很浅的伏笔。

💜短小

💜明天期中考试,是死是活看天了1551



    距江澄闭关已有三月。

    莲花坞,凝室。

    一紫衣身影静静坐在软垫上,他的周围除了几个软垫和三毒,还有墙角处的两个一模一样的鱼木雕,就没有任何东西了。

    那几个木雕看着是孩童所做的东西,可是却没有一丝不像之处,连鱼尾的污点都一样。

    这紫衣身影闭着眼,嘴角似乎有一点笑意。

    这对他来说,是很稀奇的事了。

    江澄不知闭关了多久,猛然间看到了以前的莲花坞,看到了江厌离,虞紫鸢,还有江枫眠。

    “阿爹,阿娘,阿姐…………这里是哪?”江澄虽然看到他们时激动的手都在抖,可他知道的,阿娘他们儿时受过数遍家族内的洗礼仪式,断然是不会像魏无羡那样死而复生的。

   

    “…”他们三个一直没有说话,就只是看着江澄,轻轻的笑着。

     “阿娘?阿姐?阿爹,你们怎么不说话?果然是……梦吗…”江澄眼中的光消失了一些,道。

     ――又三月后――

    江澄的伤已经好了。

    他在要出关的时候,不知为何,向清心铃内输了一丝灵力。

    “我为何会向清心铃内输灵力?不过也只会响几声罢了。”江澄自言自语的走向门口。

     蓝曦臣正在处理着云梦事务,腰间的清心铃猛然响了几声。

    “晚吟出关了?”他听到铃声,抬起头来,想。

    随即便去了凝室等着江澄。

    随着嘎吱的声音,凝室的的门缓缓打开,走出一个人。

    “蓝宗主?”他怎么会在这里?这里是江家无令牌者无法进入的地方吧?

如释重负,自然会重新开始,沿着之前那条我被迫放弃的小路走着。

低产慎关,小学生文笔,文一律ooc。

欢迎赐教,这里郁若

[曦澄]假装醉酒

郁若.

💜澄澄生日快乐!!!!!!!!

💜澄,你不会再孤身一人。我们,都在陪着你。至亲五位,余生有我们。

💜文中提到的黑雀是我的一个文的妖兽,(然而那个文有大纲没码)能让人进入“幻境”。而那些知道澄有多好的人,是我们这些澄粉。

💜ooc

💜想看看蓝曦臣装作醉酒的样子。

💜短小预警。



    莲花坞。

   

    此时正是夏日,云彩铺满了天,只能见到零星几抹蓝。

   

    湖中的莲花随处可见,大片大片的荷叶衬托着还带着些许正在缓慢消失的露水的荷花。

   

    距一处鲜有人去的湖心亭不远处,似是在荷叶丛中藏了一叶舟。

    舟上有着两个身影。

   

    蓝曦臣近两天得了空,便来了莲花坞,在这住了几天。

    今日,江澄见天不是太热,便和蓝曦臣一起泛舟湖上。

    因的是游玩,两人都换下了宗主服。

    上了舟,两人慢悠悠地划着小舟直向湖心而去。

    蓝曦臣在叶丛中摘了几个莲蓬,放在船里,道:“涣见这几株莲蓬长得不错,晚吟待会尝尝,定是喜欢的。”

    “就让它在这漂着吧,总归迷不了路。”江澄停了舟,回头看蓝曦臣。

   

    “好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 眼前的人儿鼻尖有着几点水珠,笑着回头,那双带着笑意的眸子就那样直直地望着他。

    蓝曦臣觉得,江澄可能就是上天给他的珍宝。

    “晚吟穿这身衣服,也是极好看的。”蓝曦臣低下头剥莲子,说。

    “……嗯。”江澄楞了几秒,才答道。

     其实蓝曦臣才是真的好看啊。江澄看着蓝曦臣,想。

     一身白衣,缀着淡青色的暗纹,让蓝曦臣看着有了几分清冷。

    待剥完莲子,两人就一茶一酒的对饮起来。

    “蓝涣,其实当初在黑雀的幻镜里,你见到了我的所有经历吧。不仅仅是世人所知道的,还有世人所不知道的。”两人对饮了一会,江澄开口。眼中有着笃定。

    “是啊,前几个月你问我的时候,我便说了。”蓝曦臣道。

    “……我记得你说的是什么来着…‘我看到了晚吟从三四岁到这几个月的所有经历’,对吧?

    其实我是能感觉出来的,因为明明前几年想起来那时候的事时,感觉到的是那时的独行与匆忙。可是最近再想起却总感觉有个人在一直陪着我。”江澄说。

    “…所以,黑雀让人进的幻境是真实的。那么晚吟,你所看到的那些人,那个世界,也是存在的。虽然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看到这个世界的故事的,又是怎么知道以前的旧事的,但是你看,除了我,还有很多人知道你有多优秀,多美好。”蓝曦臣听了并不是很惊讶,因为他知道这件事。

    “嗯…真的很感谢他们,那么用力的护着我们,护着我。”江澄垂下眼帘,沉默许久才道。

    “好了,不说这个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 江澄突然想看看蓝曦臣醉酒是什么样子,便悄悄把酒壶和茶壶换了个位置。

    而蓝曦臣自然是看到了的。

    蓝曦臣在空了的茶杯里倒上“茶水”,装作不知道江澄的小动作,喝了一口。

    江澄见蓝曦臣喝了口茶后慢慢地合上了眼,便以为他睡着了:“这是…醉了?”停了几秒,边小声叫道边向蓝曦臣身边移去,“蓝涣?…涣?”

    谁知蓝曦臣猛得睁开了眼,然后就向江澄身上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 “蓝蓝蓝涣?”江澄被蓝曦臣这动作吓了一跳,以为他没醉,便试探着把蓝曦臣的抹额一拉,遮住了他的眼。

     应当…是醉了的吧?

    

     江澄想,就又推了推蓝曦臣。

     谁知没推动,蓝曦臣反而把自己压在了船上。

     蓝曦臣偷偷咬了下江澄的锁骨,继续当做什么都没发生。

     “蓝涣你逗我玩呢?快起来!!”江澄被蓝曦臣咬了下,自然不会感觉不到,知道蓝曦臣是装醉,立刻急了。

    如果忽略江澄耳朵红了的话,还是很吓人的。

    蓝曦臣这才慢悠悠的起了身,把抹额正好,道:“不是晚吟想看我醉酒的样子吗?”

     “有吗?”江澄装作不知情。

    “有啊。”蓝曦臣笑着说。

     有风吹,莲花摇曳,只能看到那白衣身影扑到了紫衣身影上,亲了下去。

     不一会两人分开了,只是好像其中有一个人的脸红了,正在大口大口地喘气。

――END――

[曦澄]简(2)

💜短小并且低产的我

💜ooc预警

💜回忆线走起

别打我(顶锅盖逃走)

    “蓝涣,好不好吃?”书房里,江澄拿起一块杏子酥喂给蓝曦臣。

    “晚吟自己尝尝味道就知道了啊。”蓝曦臣笑道,吻上了江澄。

    “唔…”那杏子酥被蓝涣渡到江澄嘴里,很快便碎了开来。

    “晚吟觉得好吃吗?”蓝曦臣一脸满足的看着江澄涨红的脸,心道:“晚吟怎么就这么可爱啊……”

    “…嗯。”江澄过了一会才回道。

    “晚吟,你受伤了?”蓝涣见江澄应了声后突然咳出血来,连忙把江澄的手抓住把脉,焦急问。

    “咳咳―咳――哈…没事儿,旧伤罢了。”

    的确是旧伤,十八年前乱葬岗围剿之时所受之伤一直未来得及好好修养,只得慢慢疗伤,但毕竟莲花坞还需要他看着,自然没多少时间。后又受了观音庙蓝忘机那一掌,恰巧打在一处旧伤上,无疑伤上加伤。再加上斩杀黑雀时添的新伤,便成了现在这样。

    “晚吟…”蓝曦臣刚刚知道了江澄的伤一直未好透,便想劝江澄闭关修养,江澄便打断了他。

    “我现在这副样子,看来是必须要闭关修炼了。”江澄慢慢起身,“那我闭关的这些日子,江家就要让你废点心了,蓝涣。那群小兔崽子不省心,没人看着是不行的。”

    “好。晚吟,养不好伤不准出来。”蓝涣神情严肃了起来,毕竟事关江澄的身体,还有他所守的江家。

    几日后,修仙界传出江宗主闭关修行的消息。